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 环球博览 > 环球时报:球场出了一群意识形态二流子
环球时报:球场出了一群意识形态二流子
发表日期:2017-10-12 12:26| 来源 :本站原创 | 点击数:
本文摘要:10日亚洲杯外围赛赛场看台上再次出现部分年轻人嘘国歌或在奏国歌时背向球场的事件,还有人做出竖中指的手势,打出旗帜,现场保安的劝阻。 主流对上述行为发出了严厉和。众所周知,《国歌法》已在10月1日正式生效,包括特首林郑月娥在内的许多人都提出,应进

  10日亚洲杯外围赛赛场看台上再次出现部分年轻人嘘国歌或在奏国歌时背向球场的事件,还有人做出竖中指的手势,打出“”旗帜,现场保安的劝阻。

  主流对上述行为发出了严厉和。众所周知,《国歌法》已在10月1日正式生效,包括特首林郑月娥在内的许多人都提出,应进行本地立法,让《国歌法》在生效。

  嘘国歌最近两年在举行球赛前的国歌演奏中一再发生,这样做的大部分是小青年,其中不少是学生。在一个通常有万名甚至更多观众的体育场里,只要有百余人一起这样干,就会很明显,从而产生恶劣影响,对的氛围形成一定纷扰。

  嘘国歌直接表达了对国家的非认同感,其挑衅意味很扎眼,而做起来又很容易,现场和事后法律追究在目前的又有一定困难,因此被一些怀有不满的人和希望借机各种情绪的人当成了滋事法宝。

  对这种现象必须予以治理。为此,国家和特别行政区的反对态度应当是毫不含糊的,内地和主流力量同样应当旗帜鲜明地予以。随着《国歌法》生效,当地的立法应及时跟上,使处罚嘘国歌行为有法可依,这是一国两制下的基本逻辑。

  然而同时要看到,彻底消除嘘国歌及其他国家标识的现象短期内在很难做到,对此我们也应保持一份坦然。的体制决定了一些极端情绪会千方百计寻找出口,制造影响,它们不以这种形式出现,就会以那种形式出现。与它们作斗争注定是一个长期动态过程。

  在现代社会里,一种现象吸引眼球的程度与实际影响力并非都是正相关关系,治理它的难度与社会的强大与否也非一种绝对关系。如今非对称性比比皆是,比如嘘国歌的成本与治理它的成本是完全不成比例的,在同一时间里管好体育场看台有困难和治理好国家有困难也是两回事。

  一些人在体育场嘘国歌当然反映了社会上的某种情绪,但这种恶劣现象反复出现绝不代表其背后的那些情绪就是社会的主流情绪。与嘘国歌相对应的那部分负能量既不可被忽略,也不应被高估。

  中国是世界上唯一实行“一国两制”的大国,而我们又树大招风,意识形态上的自成一统不被资本主义阵营接受,因此回归后出现一些波折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展望大历史,一些小青年在体育场嘘国歌应不是能够被记住的事情,它的真实意义就那么大。

  因为它不是“可能失控”的信号,也不是中央力量衰弱的征兆。球场“有点乱”对“一国两制”来说并不是意外的,那里会有市井的二流子,也会有和意识形态上的二流子,他们会对“一国两制”搞捉迷藏,打擦边球,甚至会满地打滚耍无赖。

  是社会,对付各种恶俗现象的最佳手段就是。我们相信法律早晚会以适当方式制裁那些球场嘘国歌的“二流子们”。其实,后者还羞辱了体育秩序和这个文明社会,至于回归的那个国家的荣誉,真不是那群二流子想羞辱时就能够得着的。

(责任编辑:)
热门推荐